校园强暴秘录

在台湾大学椰林大道的盡头,座落着活动中心,几十年来,这里藉着多采多姿的社团活动,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人才!

就像现在,晚上七点,在女青年社的社团办公室里,七位千娇百媚的青春编辑们围着会议桌,正在开编辑会议,大家在为下一期的刊物脑力激盪,要找出既与时事配合,又与女青年社宗旨有关,而且还要耸动的主题!採访这个怎样?国中女生受不了升学压力,跳楼自杀!好是好;可是与我们的宗旨不合啊?!为我们女性服务啊!怎么不合?唉呀!我们应该专门针对大专女生嘛!要不然哪里管得完喔?!你们看报纸:成大女学生为情自杀… 成大在台南呢,又採访不到!你们先不要吵!我有个构想:听说大学女生被强暴的很多,要不要对这个做个专题报导?大家都静了下来,面面相觑… 怎么啦?你们这些时代新女性?这个问题那么难启齿吗?难道你们都被强暴过啊!!!

总编辑制止她:你不要胡说!这个议题相当好,谁去採访?她提议的,就她去吧!你怎么这样嘛!照你这样说,以后谁敢提比较刺激的採访题目呢?总编辑叫做张慈芬;说也真巧,她的神情相貌酷似华视那位明艷动人的主播崔慈芬!她明快地做了裁示:

我看,这个题目就由雪兰来做吧!白雪兰?!大家都吃了一惊可是她才大一,不是该跟个谁先见习见习吗?这个议题具有很强的爆炸性!需要採访很多人,要花极大的时间和精力!我看你们这些老骨头,万一陪男朋友的时间少了,不怕男朋友跑了!大家都笑了!

这是实情!这个时代啊,好的男生已经变成稀有动物!主动积极的女孩又那么多;如果万幸有个够水准的男友,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!

雪兰,你还沒有男友吧?

雪兰摇摇头;俏丽的马尾随着摇晃,晃动了一屋子的青春!她腼腆地说:我才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呢!

好吧,那就这样决定!雪兰,关于这个专题,由我亲自指导,你直接向我报告!

啊!大家又吓了一跳!总编辑从高中开始到现在,六七年来,她一直是校刊的重要人物!虽然她还在读大学,但在艺文界已经小有名气!现在已经大三的总编辑,已经好久沒有亲自指导新进的记者了,竟对白雪兰特別垂青… 慈芬对大家投以鼓励的微笑,结束了编辑会议:加油吧!让这一期的水准又超过以前!

第二天晚上,在总编辑的指示下,雪兰联络上一位饱受蹂躏的女同学,和她约在傅园。傅园,是台大第一任校长傅斯年的坟墓。傅斯年任内,正是整个台湾风雨飘摇的四十年代!他不仅对内提升了台大的学术水准,对外更抗拒军特的入侵!在他任内,不准任何一个军人踏进台大一步,从而树立了台大的尊严!

逝世后,台大当局遵照他的遗言,将他埋葬于校园内,盖了一个希腊神庙式的坟墓!

他的事迹代代相传,学生晚上在傅园一点都不觉得可怕,好像有他的英灵保护似的,只觉得亲切温暖!再加上种满了花草树木,显得既旖旎又隐密,所以,傅园早已成了男女同学,晚上幽会的好场所!

雪兰问:你什么系的?

图书馆系二年级。你能不能描述当时的经过?我们要做详细的报导,好让其她女同学不会再有同样的遭遇!当然 ,您的个人资料一定是保密的!

芷如深吸了一口气,脑海回到了那当时,眼神迷惘空洞… 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在这儿谈吗?

雪兰说:不知道耶!

因为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!!!大约一年前吧,我刚进大学不到两个月,在登山社认识了一个男孩子。 有一天晚上,我和他到这里来约会 :正雄在草地上舖上一条大浴巾,自己先坐下来,然后扶着芷如的臀部说:坐下来吧!

嗯!她应了一声,一屁股跌到他的怀里!

软玉温香在怀,正雄的老二渐渐充血膨胀,说:来,先香一个!急急忙忙地亲起她的脸颊来嗯哼…

芷如舒服地享受他嘴唇的抚摸!正雄接下来舔她的耳垂,并且轻轻地咬起来..

啊!啊!啊!她唿吸开始急促 ,全身扭动,春情荡漾,嘴唇微微张开来…

他捧着她的脸,嘴唇吸起她的嘴唇来,舌头深进去快意地翻搅勾缠!

唔… 她双手缠上他的脖子,也热烈地回应起来!

他一面吸吮搅弄,手一面从套头运动杉的下摆伸进去,直接滑进她的胸罩里面,搓揉起她的乳房来!

她更兴奋了!吸吮得更起劲了!扭动得更厉害了!

他抚摸她的膝盖,然后手从她夹得紧紧的大腿之间硬挤进去!

她短裙下的双腿,依然夹得紧紧的;不过那并不是抗拒,而是为了增添摩擦的快感!

他咬着她的耳垂,说着:我的小心肝!!!手指触上了她的私处!

她一阵颤慄,张开了双腿,好让可恶的手指头能为所欲为!

他手指滑进内裤里去,伸进阴唇和阴道内,迴旋!抖动!嘴唇对着她的耳朵不断吹着热气!

到你的宿舍吧!?

她通体舒畅,娇喘连连,但却摇摇头,又摇摇头… 娇娇地说:不行啦!心里想着:才认识你不到一个月,让你这样已经很超过了;如果还让你… 那不是要被你看不起!你们男生啊,容易上手的就不重视啦!

他苦着脸说:那我怎么办?手指可毫不停留,继续挑勾她的密处!

她紧紧地抱着他的大头,害羞地小声地说:我帮你弄嘛!

呃… 你帮我?他有点迷煳…

她娇骂一声:唉呀!连这个都不懂!

你是说…

和你一样,用手啦!

说着狠狠地抓了他的小头一下!他看四周沒人会注意,就坐到台阶上,张开了大腿…

她跪在他的面前,拉开他的拉链,将他的小头缓缓地拉出来,用手握住,温柔地上下搓揉起来…

啊 — 他快乐得喘起气来,双手撑在背后的地上,仰着头闭起眼睛,让她那娇嫩的小手,那冰冰凉凉的小手,在他的命根子上抚弄!!!

那种快感,比起自己搞,真有天壤之別啊!!正雄边喘气,边问:你怎么会的?

人家看录影带的嘛!

那… 你好人作到底,用嘴帮我吸出来好吗?

不要!

求求你嘛!轻轻的吸一吸就好!

她坳不过他,而且也有点想尝尝看是什么滋味;所以就闭起眼睛,真的把他的阳具含进嘴里,舔噬起来!

他爽得啊 — 啊 — 啊 — 地呻吟出声!!!

她受到他呻吟声的刺激,吸得更起劲了!

第一次被女生吸呢!他哪受得了这种刺激,大叫一声,玉茎急速抽搐,精液喷了出来!

她闪开了,用早就准备在旁边的卫生纸,帮他擦干净!再亲亲已经渐渐萎缩的小弟弟,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。她拉起还在一边喘气的男朋友,说:好啦,该回去了!公车最后一班快赶不上了!

他搂着她的腰,边走边涎着脸说:送你回宿舍吧!?

少打歪主意了!末班车快来了!

大一的少男撒起娇来:我想要你嘛!

不行!怀孕怎么办?

他看她语气有点松动,赶紧说:我用保险套嘛!

不要,不要!人家不要嘛!

这位单纯的年轻人,看到她发脾气了,不敢再说,乖乖地坐上最后一班0南走了。

唉!她何尝不想呢!每次被他弄得腰部以下充满了血,敏感得要死;沒有高潮来宣洩,一整个晚上都会很难过的;但是,如果这么容易就给了他,他一定不会珍惜的!她目送他的公车离去,叹叹气,准备走回宿舍…

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叫住了她:这位同学,请你过来一下!

她狐疑地走近他 :有什么事吗?

他把皮夹在她面前晃了一下:我是学校的校警!你刚才的行为我都看到了!

啊!!!她吓呆了!请你和我到校警室去一下!说着抓住她的臂膀,把她往大门口拖着走!

她挣扎!

他说:同学 — 难道你要我用手铐把你铐起来吗?!她闻言不敢再挣扎,顺从地随他走了!

你已经严重地违反校规,可以被记大过退学的,你知道吗!

我… 她芳心已经六神无主…

不过我可以帮你!

啊 —?她微微张开小嘴,眼神焦虑地询问他?

只要你照刚才你所做的,和我再来一次,我就不向学校报告!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大门口警卫室,他向里头的警卫点点头,警卫也向他点点头。他把她又带到离校门口不远的傅园里去。

怎样???

她低头不语,手指搓着衣角…

他冷哼了一声:少装了!一把把她搂过来,强吻下去!

她羞怒地挣扎!

他干脆把她整个打横抱起来,放到草丛上,扑在她的身上,由下往上掀起她运动衫,再掀开她的胸罩,大大的手掌毫不客气地搓起她细腻的乳房来!

她正张嘴要叫,校警的警车开过来了,警示灯闪烁不已…

他盖住她的嘴,在她的耳边威胁:你要被记过退学吗?这辆警车里都是我的同事,他们就是来找我的!

芷若不敢叫了,只敢象徵性地微微挣扎。

他用嘴含住她粉红色的小蓓蕾,手掀起她的短裙,就往私处摸去!

她来不及抗拒,最隐密的地方就被他的魔掌佔据了!

他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去,发现她的桃花源早就湿透了,原来刚才和小男友的激情还沒有消退呢!他野蛮地撕破她的内裤,解开自己的裤带,连裤子都不褪下,掏出自己的傢伙,就要强渡关山…

她又不敢叫,只有苦苦挣扎!

他看她竟还敢挣扎,狠狠地就甩了她两个火剌辣的巴掌!

她又痛又怕,不敢再挣扎,只好哀求说:请你轻一点,我还沒有过…

他听说她还是处女,更兴奋了!哪管她痛不痛怕不怕,勐烈地就刺穿了她的处女膜!

她痛死了!但又不敢哀叫,默默地流出眼泪来!

他一阵冲刺,很快就快乐地射精了,射精完竟吹起口哨来!

这时,一个大约三十岁,身材魁梧,相貌英气勃勃的男人,走近他们,大声叱喝:幹什么!那个自称校警的男人抓着裤头,拔腿落荒而逃,留下草地上捲成一团,嘤嘤哭泣的芷如…

这个男人温柔地说:小姐,你不用怕,我是校警!我先送你回家休息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!

芷如在他的协助下,站了起来,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,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,泣声地诉说刚才的经过:他还说他是校警……

男人爱怜地抚着她的头髮,叹叹气:你被他骗啦,我们校警队根本沒有这个人!再说你和男友亲热,根本沒有违反什么校规啊!

她伤心得哭的更大声了!

我送你回去吧!你住在哪里?

就在对面巷子里!

沒住在家里啊?

和人合租的。

你室友在吗?

她今天回台南了。

喔 — 一面走,他一面问:你叫什么名字?

廖芷如。

哪个系的啊?

图书馆管理学系一年级。

家在哪里?

新营。

嗯,好地方!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2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